对于喜欢纳达尔的人,他就是《王牌特工》里的艾格西,是他们拯救世界的英雄梦;对于讨厌纳达尔的人,他就是《暗黑破坏神》里的蛮族,是践踏着他们网球世界的野蛮人。而对于暗恋莎拉波娃的我呢,纳达尔就像公司里升职最快的工作狂,时时刻刻提醒我,“别搞这些有的没的事情,反正也不会在一起,专注事业才是一个年轻人应有的态度。”

  这种把事业当成战场的人啊,在同事眼里特别招人讨厌,特别反感。但正是因为他的出现,才让我对这个公司看到一点点希望。

  

  2008年第一次拿到年终第一,到2017年第4次拿到年终世界第一,这相隔的10年间,身边的对手换了一批又一批,挑战者一个接着一个,但纳达尔依然占据atp食物链的顶端。这就像一个五好学生从初高中到985,无论老师留给他什么难题,同桌如何刁难他,生活怎么样去他,他依然可以稳定的得到学霸的称号。

  我们常说为偶像疯狂打call,但电话接通后,总应该学点什么把电话费赚回来。

  

  在浩瀚的网球历史,我们常常喜欢比较天赋。例如纳达尔的身体,费德勒的全面,德约科维奇的柔韧性,粉丝们常常喜欢争辩他们的天赋点,撕个高下。但其实相较与纳达尔在身体上的天赋,我更愿意把“自律”视为他的最大的“天赋”,而这种精神力是极少数人拥有的高技能点。

  

  纳达尔的教练莫亚早起在接受采访时曾透露,执教纳达尔的最大挑战就是让后者离开训练场,因为纳达尔实在是太努力了。熟悉纳达尔的人都知道,纳达尔的爸爸是商人富豪,一个叔叔是知名教练,一个叔叔是职业足球运动员,爷爷是音乐家和指挥家。他含着金钥匙长大,自带富二代光环,根本不用多努力就可以过上体面的日子。近十年他依然保持着良好的生活作息,依然严格的要求自己,依然保持对胜利的渴望。

  也许所谓的自律,所谓的优秀,大概就是这种渗入到骨髓里的下意识吧。而这个世界最可怕事的不是你不努力,而是比你优秀百倍的人比你还要努力百倍。

  前阵德国网球杂志制作了一篇以ATP手部特写照片为题材的专题。

  

  打过网球的拇指旁多多少少会起茧子,但仔细看纳达尔的手背不仅磨出了厚厚的茧子,而且拇指已经变形了。冠军奖杯上每多刻一个自己的名字,手指上可能就多了一道伤痕。这冠军荣誉的背后,我真的无法想象他究经历了怎样恐怖的机械化训练。

  纳达尔可能不知道每一天凌晨四点洛杉矶的样子,但他一定早早习惯了这种训练的冷酷和孤独。

  

  事实上,纳达尔对赛场上的一切都非常的苛刻。

  上个月有幸在中网看到纳达尔的比赛。他在比赛开始前在场地上捡起了一根头发,注意,是一个头发。赛后细心的观众发现,他在赛场上除了放水瓶,拉,拉衣服,摸鼻子,摸头发,他今天一共用了七块毛巾,捡了三根头发。

  

  这看上去是有趣的一幕,似乎有些强迫症,但在我看来,这是“较真”的表现。他继承了双子座的灵动,反应快,善于随机应变的特点,但他似乎更像是一个座,对自己的事业有极强的较真心态,并且特别严格,一丝不苟。并且对自己的生活井然有序,不喜欢别人破坏他们所整理和布置的"完美"格局。

  当然了,还有满级强迫症。

  

  伟大、成功、天之骄子用这些形容词标榜人略显浮夸,但我想光“自律,拼搏,努力”这几个平凡人眼中的通用词,就足以很多球员。

  这十年间,有过红土赛场八十一连胜的不败金身,也有过长达十四个月的的冠军荒。在高点,他不因胜利而迷醉;处低谷,不因黯淡而迷失。不论赛事规模、赛场情况、对手水平,始终笃定地一分一分咬牙顶、一球一球用力拼。不管归来的路多么艰辛和曲折,只要重新站在场上,就还是那个耗尽整个生命去燃烧的小岛奇兵。

  

  这种把事业当成战场的人,老天爷怎么忍心辜负啊。